您好!欢迎您光临童年你在哪里_╰知音☆港湾╮!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╰网友☆文集╮>>> 茅屋天地☆文集>>>童年你在哪里
童年你在哪里
发表日期:2006/11/12 20:04:00 出处:原创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fngyb163 已被访问 239

 

阜南县茅屋文学艺术研究会 谷永彬

 

 

今天很冷,但没有雪。三十年前这一天,如是深夜,满天大雪,母亲生下了我。父亲是个临时工,整天不回家,记事时候我天天跟在母亲身后,到地里干活,一天换得几张少得可怜的工分。劳力多的家工分挣得多,分的粮食摊得也多,倒在场里一大堆;而我家因为只有母亲一个人参加劳动,所以分得粮食自然少得可怜。我和母亲生活得很苦,一年下来,麦米吃得很少。五六岁的年龄,已经开始帮助家里干些活了。夏天,烈日当头,我跟在一群大孩子后面,到处割草,上交生产队喂牛。每次割了满满一筐草后,自已背不动,找人带信,让妈背回。有一次,带信人刚走不大会,天突然暗下来,风卷着豆大的雨滴劈头盖脸袭来,旷野中四处雨茫茫,不辨东西,头上电闪雷鸣,我一个人害怕极了,嚎哭起来,妈寻着哭声找到我时,我浑身抖得站不起来,说不好话,结果大病了一场。

几个同爷的哥哥常带着我下地割草。有一天,太阳就要偏西了,他们还在村头树下打牌,我急着要走,他们拉住我神秘一笑。我们来到黄麻地里,他们让我站岗放哨,另外几个人到生产队牛屋里偷草。不大一会,都背着满满一筐草往外跑,不料惊醒了喂牛的刘瞎子,这刘瞎子并不瞎,只是眼小,叽吧叽吧整天朝外流水。刘瞎子呼喊,几个劳力四周一围,把我们哥四个全逮住了。队长召集全队人在牛屋前开现场批斗会,公开处理,结果每人罚10张工分、当场砸烂竹筐。当时被人围困责骂情景,现在想起来,心里都很难受。

邻居许家有一男孩,叫小春子,和我年龄一般大小。我们经常在一块玩,玩恼了就打,这是经常的事了,所以彼此家长也不多管。我们常到房子后面的圩沟边逮老叮叮(蜻蜓)。这圩沟水很深,沟边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杂树,蜻蜓最喜欢叮在小树枝上,从背后悄悄上去,一伸手便能轻意捏住。那个年代,各种各样的鸟,一天到晚地叫。最叫人高兴的是这里有很多“白哇子”,爬到树上很容易抓下几只小的,装进笼子,用叮叮喂它们。半个月后,身上的绒毛变成了全白,可以在手上,肩上飞来飞去。有时不免出点差错,被谗猫偷吃掉,总是要伤心哭一场,心疼几天。小春子长得膘壮,又很伶俐,他养的鸟很多,又不许别人摸,我时常在心里妒他。

一天,大人们在屋里凉席上睡午觉,我偷偷跑出来,把敌百虫和糖拌在稀饭里,放在破碗上,一会儿,上面就叮满蝇子,看到它们一个个中毒,像直升飞机一样在空中乱旋,然后一跟头掉下来,高兴得一个劲拍手。这时,小春子跑过来,抢走我的破碗,我拾起一个砖头块就砸,小春子头破血流,两家大人一返常态,大吵了一架。午后,我随妈到地里干活,不到一顿饭光景,忽然听到庄子里有女人在嚎哭,才知道小春子掉在房子后面的圩沟里淹死了,死时手里紧攥着一把叮叮。随着送丧的队伍我幼小的心哭了。很久很久,没有人再跟我玩,打闹了,我知道小春子是为了养他的那几只“宠儿”才死的。从那以后,家里对我严管起来,不准我到外乱跑,更不准下塘洗澡,我小时候很信鬼,所以再不敢到圩沟边逮叮叮了。

这年年后,我上学了。a o e,阶级、矛盾、斗争……总之老师教的很多,记住的却很少。满脑子是鸟呀、狗呀,就是装不进这些洋玩意,一进课堂就困。最后,教师干脆一上课就请我扛黑板,扛不平,还要用脚使劲地踩我。我彻底不想上学了,整天逃学。在庄稼地里逃学,东藏西躲很不好受,我开始学着大人的样子用焦黄的麻叶卷烟吸,跟着我逃学的哥们越来越多,所以玩的花样也多起来。当时进村工作组成立了“儿童团”,个个扛着红缨枪(木制),站岗放哨,走村串户宣传阶级斗争。晚上参加生产队忆苦思甜班,学唱革命歌曲。唱完歌,口哨一吹,村子里的狗都会狂吠,接着几个村里的哨子都响了,狗都跟着叫起来。儿童团开始到野外站岗巡逻放哨。说是抓坏人,谁是谁非,当时根本不知道。工作组的老刘开会说,见到拉板车做生意的,是走资派,是坏人,跟地主一样,要抓来批斗。有一天晚上真的碰上一个老头拉一车子萝卜,见状,我跟平日几个逃学鬼商量:一个人在前和老头胡侃,其余的人随在板车后把萝卜偷走。不到一棵烟工会,萝卜偷走不少,工作组的老刘也来了。老刘带走走资派老头,我们几个逃学鬼—儿童团的铁哥们高兴得欢呼跳跃,痛痛快快吃战利品—水灵灵的萝卜(当时很稀罕)。就这样,几个哥们日久成了老手,偷鸡摸狗成了家常便饭,骂人如唱歌的村妇,拿我们没办法——反正脸皮厚着呢。

期终考试,成绩不错,弄两个鹅蛋回家。这下妈恼了,狠打了我一顿,爸说都怪我脑子钝,成不了什么器。几个铁哥们个个如我,吃了鹅蛋挨了柳条子。“四人帮”打倒了,学校改全日制。我们又重头上了一年。原先是寒假后升级,自此后就改成暑假升级了。

   爸是读书人,又常在外,国家大事略知一些。他跟妈商量:“四人帮”打倒后,知识还会有用的,孩儿要上学,干脆接到城里上吧。初到城里,我很不高兴,只能垂头丧气站在大门前,想念家乡,想念朝夕相处的几个铁哥们。爸整天把我圈在屋里,教我学习,班里的同学基本上是城里人,个个聪明伶俐。和他们相比我真是个呆瓜了,好在当时班主任对我很关心,又经常鼓励我,渐渐地对学习产生了兴趣。我是个喜夸的孩子,当学习上取得一点小小进步,爸就大大夸奖一番,还给我做好吃的,买新衣服。学习劲头来了,成绩上升很快,一学期下来,数学,语文成绩全班第一,还得了一张红红大奖状。第二年各科成绩全校第一,当上了班长,少先队大队长。我暗下决心,长大要当科学家。

很顺利地考上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满腹经论,满腹志向毕业分配。

昔日五个逃学鬼,五个铁哥们,除我一个,他们全进了公安局,一个还成了死囚。

工作已经几年了,世事远非我当初所想象。世态炎凉,艰辛险阻已让我丧志,不敢往下走。我虽然成才了,有别于四个铁哥们,但我对社会又有何用呢?谁又知我,信我?我的几位大学同学,如我一样所学非所用,为了生计,抛弃专业下海经商去捞铜子。

无所作为是我三十岁的悲哀,难道这仅仅是个悲哀吗?

 

 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顶部图片(3)

下篇文章:越剧唱唱网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╰知音☆港湾╮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;41440508 联系人:╰知☆音╮

琼icp备09005167